产假期间要求员工上班有何风险?

  • 案例类型 :社会保险和福利,生育
  • 发布日期 :2021/3/15 15:21:47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依据《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七条 女职工生育享受98天产假,其中产前可以休假15天;难产的,应增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可增加产假15天。第九条 对哺乳未满1周岁婴儿的女职工,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劳动时间或者安排夜班劳动。

用人单位应当在每天的劳动时间内为哺乳期女职工安排1小时哺乳时间;女职工生育多胞胎的,每多哺乳1个婴儿每天增加1小时哺乳时间。

基本案情

鲁某于2015年3月11日入职A商行处任职仓库管理,双方签订了期限为2015年3月11日至2016年3月10日的劳动合同,A商行为鲁某缴纳了2015年4月至2018年11月的社会保险(含生育保险)。鲁某于2018年1月11日剖腹产,生育一女,在2018年1月11日至同年2月28日期间休产假,自2018年3月1日起回A商行处上班,鲁某在2017年2月至12月期间工资标准为4550元/月,2018年8月至11月期间工资标准为4750元/月,双方对劳动关系解除时间及工资、津贴发放、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赔偿、代通知金等产生争议,鲁某于2018年12月19日向该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一、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12月1日至12月10日克扣的工资5062.6元;二、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8年1月11日至5月18日生育津贴共26777元;三、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36400元;四、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18200元;五、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代通知金4550元;六、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8年3月1日至8月15日的产假工资33471.3元;七、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2018年1月11日至2019年1月10日的哺乳假工资损失6903.5元。

此外,A商行提出,根据鲁某所提交的工作总结,其在2017年8月8日、2018年5月23日、7月11日、10月18日、11月5日、11月12日等6次总结中均陈述了其在工作中存在错漏以及疏忽大意的情形,具体包括:1、将客户电话地址填错;2、清点白盒数量错误漏点500个;3、因工作疏忽大意没有将部分卡纸回档造成手工工作滞后;4、清点货品数量时发生漏点情况,导致报给档口的货品数量错误;5、收货时发现厂家送来货品数量与单据记载数量不一致,但是没有及时指出错误并向A商行报告;6、没有检查到不良品就出仓;7、无清点款式,导致工作滞后等,并且在总结中多次提及因自己的粗心大意给公司造成了损失。

裁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第(三)项,《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第十六条、第十七条,《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条,《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规定裁决如下:

一、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2018年1月1日至1月10日、12月1日至12月10日期间的工资差额共2428.08元;

二、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申请人2018年1月11日至2018年8月6日期间生育津贴和奖励假工资差额28173.33元;

三、A商行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鲁某2018年8月7日至2018年12月10日的哺乳假补偿3767元。

案件评价

一、关于A商行是否违法解除鲁某劳动关系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根据鲁某所提交的工作总结,其在较短时间内先后6次存在工作失误,导致A商行的经济损失以及影响了A商行的日常经营和管理。虽然鲁某主张A商行的规章制度未经民主程序制定并且未予以公示,但是A商行对于公示程序已经进行了初步的举证,而且A商行的规章制度亦无超出日常管理必要之内容。即使A商行的规章制度在制定的过程中存在瑕疵,那么在工作过程中恪尽职守也是劳动者的基本义务,严重失职应受到相应的处罚,严重可至解除劳动关系,亦应是劳动管理过程中的应有之义,故除A商行的规章制度之外,鲁某亦应受到劳动纪律之约束。一审法院结合鲁某的工作岗位、A商行的公司规模、性质,认定鲁某频繁的工作过失属于严重失职,并据此认定A商行解除鲁某的劳动关系属于合法解除,并无不当,法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哺乳期损失问题。根据《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九条之规定,“对哺乳未满1周岁婴儿的女职工,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劳动时间或者安排夜班劳动。用人单位应当在每天的劳动时间内为哺乳期女职工安排1小时哺乳时间;女职工生育多胞胎的,每多哺乳1个婴儿每天增加1小时哺乳时间。”鲁某于2018年1月11日剖腹产,于2018年12月10日离职。虽然A商行主张其已经为鲁某提供了哺乳的便利,但是未安排每天1小时的哺乳时间,导致鲁某未享受1小时带薪哺乳假的待遇,故本院认定A商行应该按照鲁某的工资标准的20%酌情补偿鲁某。二审时,鲁某确认按照《2018年工资表》中应发工资4550元作为哺乳期待遇损失的计算基数。根据双方确认的鲁某的《2018年工资表》,鲁某2018年12月的应发工资为1211元。故,A商行应该支付鲁某2018年8月7日至2018年12月10日的哺乳假补偿3767元[(4550元÷21.75天×19天+4550元×3个月+1211元)×20%]。因A商行系合法解除鲁某劳动关系,故鲁某请求劳动关系解除之后的哺乳期损失,法院不予支持。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第(三)项

《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第十六条、第十七条

《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条

《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