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工作中得的病都可认定职业病

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判陆某与S电子公司劳动争议案

  • 案例类型 :劳动安全保护,职业病
  • 发布日期 :2021/3/8 15:34:32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陆某提出的要求确认陆某身体损害与工伤存在因果关系的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受案范围,且已过仲裁时效,故对其请求法院不予理涉。而其提出的相关鉴定申请,因陆某对病假的事实并无异议,故上述因果关系判定显然与陆某要求确认S电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违法的诉请并无关联,对其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且从庭审中陆某关于工伤事故伤口情况及事后恢复情况的陈述、目前身体损害的陈述以及医生的诊断结论来看,陆某的上述申请显然缺乏合理性,对其请求法院亦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

陆某,自1999年6月起缴纳社会保险,于2009年8月26日入职S电子公司,双方自2015年8月26日起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16年9月2日,陆某在工作中发生的砸压事故中受伤害,经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诊断为右足背受伤。一审庭审中,陆某陈述:其受伤状况为一个长1公分,深度3毫米的小伤口,出血较为严重,当时医生拍片子诊断后没有骨折,后清理伤口,也没有缝合。居家休息1周后伤口结痂,其开始继续上班。

2017年7月11日,陆某申请工伤认定,苏州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于2017年9月20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陆某的右足背受伤属于工伤。2017年12月7日,苏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苏州市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认定伤残等级为不达级。

陆某自2017年7月申报工伤后,其一直以脚踝受伤、脂肪肝、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为由交替请病假在家,直至解除劳动合同。

2018年6月29日,S电子公司向陆某发送《返岗通知书》,载明:陆某:您好!您自2017年8月14日开始向公司申请病假,截止2018年6月26日,您累计休病假时间为317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您依法所应享受的医疗期已满,现公司正式书面通知您于2018年7月12日返回原工作岗位多层制造部ROLL仓库履行岗位职责。若您不能按要求到岗,公司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及公司规章制度进行处理。同日,陆某签收确认,并签署意见如下:要求从事轻松工作。

后,S电子公司为陆某更换岗位,并于2018年7月11日再次发出《返岗通知单》,载明:陆某:您好!您自2017年8月14日开始向公司申请病假,截止2018年6月26日,您累计休病假时间为317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您依法所应享受的医疗期已满,现公司经调整,正式书面通知您于2018年7月12日返回调整后的工作岗位多层制造部PP后处理包装履行岗位职责。若您不能按要求到岗,公司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及公司规章制度进行处理。同日,陆某签收确认,并签署意见如下:身体原因不能返回调整工作岗位。

2019年5月8日,陆某向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S电子公司解除与陆某劳动关系违法,恢复劳动关系。2019年6月5日,陆某以正在进行职业病鉴定为由,申请撤回仲裁申请。2019年11月27日,陆某就本案诉请向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2019年11月28日,苏州市虎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告知陆某已超过劳动仲裁时效,故不予受理。后陆某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诉讼中,原告提出其身体损害与工伤存在因果关系,并申请鉴定;另请求法院指定专业鉴定机构对其进行职业病鉴定。

关于身体损害,陆某陈述:现在的症状是颈椎强直、脚踝变形、脚背变形、背部僵硬、膝盖骨头变形、右手骨头僵硬用不上力,皮肤红肿、发青。上述症状医生诊断是骨骼退行××变,但没有写与工作环境有关,也无初步证据证明上述身体不适与工作环境有关。

关于职业病鉴定,在职期间,陆某已申请职业病鉴定。2017年8月28日,苏州化工职业病防治院作出《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结论为:无职业性急性二甲基甲酰胺中毒,无职业性中毒性肝病。后陆某对此提出异议。2017年12月8日,苏州市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作出《职业病鉴定书》,鉴定结论为:无职业性急性二甲基甲酰胺中毒;无职业性中毒性肝病。因陆某再次提出异议,2018年3月22日,江苏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作出《职业病鉴定书》,鉴定结论为:无职业性急性二甲基甲酰胺中毒;无职业性中毒性肝病。同时注明省级职业病鉴定结论为最终鉴定。

裁判结果

驳回陆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评价

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届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企业职工因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需要停止工作医疗时,根据本人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和在本单位工作年限确定,实际工作年限在十年以上的,在本单位工作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医疗期为9个月。

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陆某自2017年8月14日开始向公司申请病假,截止2018年6月26日,已累计休病假317天,而截止2018年6月29日发送《返岗通知书》前,陆某在S电子公司工作不满9年,结合其实际参加工作年限,其享受的医疗期为9个月,故陆某累计休病假显然已超过规定的9个月,现陆某经S电子公司书面通知,明确不能从事原工作岗位,亦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岗位,松下公司在给予陆某足额经济补偿金及代通知金后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对其合法性法院予以确认,故对陆某要求确认S电子公司解除与陆某劳动关系违法,恢复劳动关系的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陆某提出的要求确认陆某身体损害与工伤存在因果关系的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受案范围,且已过仲裁时效,故对其请求法院不予理涉。而其提出的相关鉴定申请,因陆某对病假的事实并无异议,故上述因果关系判定显然与陆某要求确认S电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违法的诉请并无关联,对其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且从庭审中陆某关于工伤事故伤口情况及事后恢复情况的陈述、目前身体损害的陈述以及医生的诊断结论来看,陆某的上述申请显然缺乏合理性,对其请求法院亦不予支持。而其提出的职业病鉴定申请,因陆某在诉前已提起职业病鉴定,且经江苏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鉴定,明确最终鉴定结论为:无职业性急性二甲基甲酰胺中毒,无职业性中毒性肝病。该鉴定结论同时注明省级职业病鉴定结论为最终鉴定。因此,陆某再行提出上述鉴定,法院不予理涉。至于S电子公司提出的仲裁时效抗辩,因陆某在离职后一年内提出了本案相关诉请,后又撤回起诉,相关仲裁时效予以中断,现再行提起诉讼,并未超过仲裁时效,对其意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二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