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与劳动者协商一致企业可以对员工进行调岗降薪吗?

  • 案例类型 :劳动报酬,欠薪、扣薪、降薪
  • 发布日期 :2021/3/25 11:15:10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五条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变更后的劳动合同文本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各执一份。

基本案情

杨某于1983年入职B资管公司的上级单位A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汽车集团公司),于2008年1月1日调至B资管公司,双方于2008年1月17日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书》,载明:杨某(乙方)同意根据B资管公司(甲方)的需要,担任管理岗位,甲方的工资分配执行该市关于工资支付的规定,按《B资管公司薪酬方案》考核发放,每月5日前以货币形式支付乙方工资,工资发放遵循按劳分配的原则,移岗移薪,并随公司的薪酬考核体系考核发放。乙方患病或非因工负伤的医疗按国家和该市有关规定执行,乙方患职业病或因工负伤的待遇按国家和该市有关规定执行。甲方安排乙方执行国家标准工时制度,甲方安排乙方加班应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按公司相关规定支付加班工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双方应变更合同并及时办理变更合同手续:双方协商一致;订立本合同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本合同无法履行……。

2011年4月,杨某被任命为B资管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兼资产管理部经理。2015年2月,杨某兼任B资管公司下属企业即D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2016年2月,杨某不再兼任B资管公司资产管理部经理,2016年12月,杨某被聘任为D公司总经理(兼任)。

2017年8月13日,B资管公司安排杨某参与某分店退现场的协调工作,后杨某被带至派出所,当晚被公司工作人员接回,杨某自2017年8月14日至12月31日期间未出勤。

2017年12月8日,杨某提交《辞职信》,辞去D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职务。

2018年7月4日,B资管公司下发《关于杨某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载明:经研究决定,杨某同志任E公司副总经理(正职待遇),不再担任B资管公司总经理助理职务。

2018年12月18日,B资管公司下发《关于杨某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载明:经研究决定,免去杨某同志E公司副总经理(正职待遇)职务。

2018年12月19日,C汽车经营管理公司向杨某送达《职工异动单》,载明:杨某现岗位名称:治安消防管理岗,工作部门:综合办公室,异动时间:2018年12月19日。杨某2018年12月24日在该异动单中签写:“本人收到,但不同意,请作出合理理由”。

2018年12月27日,C汽车经营管理公司下发《关于岗位安排的通知》,载明:杨某:根据公司决定,安排你到公司本部综合办公室工作,综合办公室按岗位需求和职责权限,安排你的工作岗位为治安消防岗,岗位职级为职员岗,2018年12月19日,公司人力资源部、党群工作部、法律与合规部、综合办公室等部门已将岗位安排对你进行了正式通知……,请你立即到岗履职工作。因你的管理关系在综合办公室,今后日常的具体工作安排由综合办公室负责……。杨某在该通知中签写:“本人已收取,但拒绝签字”。

杨某向法院起诉请求:

1.B资管公司恢复杨某的原工作岗位即该公司总经理助理岗位;

2.支付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少发的工资4000元+交通费1000元,共计5000元;

3.支付2017年9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年终年薪66666元;

4.支付2018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克扣的工资20880元;

5.支付2018年8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克扣的工资14609.2元;

6.支付2017年8月13日加班工资1607元;

7.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32138元。

裁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之规定,判决:

一、B资管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杨某自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期间的工资差额4000元;

二、B资管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杨某自2018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的工资差额12418.49元;

三、B资管公司支付杨某自2018年8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的工资差额1425.29元(已履行);

四、B资管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杨某休息日加班工资1607元;

五、驳回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评价

关于争议焦点一。依法订立的劳动合同具有约束力,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本案中,B资管公司与杨某均确认双方劳动合同尚未解除,故就双方关于恢复杨某原工作岗位即该公司总经理助理岗位的争议,应属于企业用工自主权的范畴,法院对杨某关于确认B资管公司调岗行为违法并恢复原工作岗位的诉讼请求不予处理并无不当,法院予以确认。

关于争议焦点二。关于2019年1月少发工资4000元及交通费1000元,B资管公司主张杨某的工作岗位自2019年1月即为治安消防管理岗,故当月工资应按该岗位的相应规定予以计发,但杨某当月工资有所减少系客观事实,现有证据未能证明B资管公司与杨某就工作岗位及薪酬调整经过协商达成一致意见或杨某不能胜任其所从事的工作,故在B资管公司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减少杨某当月工资确有合理性及必要性的情况下,法院认定B资管公司应按原工资标准向杨某补齐当月工资4000元,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予以维持。关于交通费,现无证据证明该费用应由B资管公司无条件发放,双方亦均认可应由员工提交票据后由B资管公司按照规定发放,法院认定该费用应系用人单位提供之福利,故对杨某关于交通费的主张不予支持,于法有据,法院予以维持。

关于杨某2018年12月工资,B资管公司主张杨某存在早退情节并提交考勤记录及相关视频予以证明,但考勤记录系其单方自行制作,且无其他证据佐证视频内容与杨某早退的事实之间存在关联,加之B资管公司未就杨某在2018年12月的实际工资标准以及因早退而扣发的工资金额作出充分说明,故法院在扣除相应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个人所得税以及B资管公司已支付的2420元后,认定B资管公司还应向杨某支付当月工资12418.49元,符合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法院予以维持。

关于杨某2018年8月至9月工资,B资管公司主张应当按照《劳动人事管理制度》等规定,依据杨某的病假情况向其支付工资;杨某则主张其之所以在2018年7月至8月请病假系因2017年8月13日因公受伤的病情复发,故应全额发放相应期间工资。对此法院认为,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杨某在2018年7月至8月的诊疗确与2017年8月13日受伤之间存在直接关联,加之杨某确在《劳动人事管理制度》发文簿上资产管理部的相应位置签字且未对此提交相反证据,故其关于B资管公司应当全额计发2018年8月至9月工资的主张,理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杨某2017年8月13日加班工资1607元,B资管公司主张当日杨某并未正常提供劳动且即使属于加班,杨某亦已在后续期间倒休完毕。根据案件查明事实,杨某系应单位安排于当日处理相关事宜,B资管公司对其主张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故法院认定其应当依法支付杨某当日加班工资,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维持。

关于2017年9月至12月年终年薪66666元,杨某主张该款项并非奖金而是工资,故B资管公司应予发放。根据查明案件事实,B资管公司主张其已按照《员工绩效考核管理办法》的规定,依据杨某的工作业绩考评结果向其发放了相应的报酬。对此法院认为,B资管公司与杨某均未在本案中就该款项应属奖金抑或工资提交充分证据加以证明,且无证据证明该笔款项均应无条件全额发放,故在B资管公司已就计发依据提供初步证据并作出说明的情况下,杨某关于该笔款项应当全额计发的主张,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2017年未休年休假工资32138元,杨某主张其于2017年未休当年年休假,故B资管公司应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四条第(四)项以及《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之规定,累计工作满20年以上的职工,请病假累计4个月以上的,不享受当年的年休假;职工因工伤停工留薪期间不计入年休假假期。本案中,杨某于2018年8月14日至12月31日期间未上班,时间达4个月以上,其虽主张该期间系因公负伤的休息期间而非病假,但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所受伤害确系工伤,且杨某在事实上是否履行了请病假手续以及B资管公司在此期间是否足额发放了工资,均难以支持其主张,故法院对其关于2017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维持。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四条第(四)项

《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六条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