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奖考核资格认定问题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某软件公司与黄某劳动争议案

  • 案例类型 :劳动报酬,年终奖
  • 发布日期 :2021/3/4 17:02:03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某软件公司以其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向黄某送达了《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双方劳动合同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终止,黄某不属于“年终绩效考核时在职的员工”、不具备享受2018年年终奖的资格为由,不同意支付黄某2018年年终奖。但,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19)京0108民初xx号民事判决书以及(2020)京01民终xx号民事判决书已撤销某软件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作出的《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判决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鉴于此,黄某具备享受2018年年终奖的资格,其未能参加2018年年终绩效考核系因某软件公司的原因所致。经法院释明,某软件公司仍明确表示不同意对黄某进行2018年年终绩效考核,根据举证分配原则应由某软件公司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法院对黄某要求某软件公司按照2017年的标准支付其2018年年终奖之请求予以支持。


基本案情

黄某于2015年12月1日入职某软件公司,职务为人力资源合作伙伴,双方签订了有效期自2015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黄某月工资标准为20000元。某软件公司向黄某支付了2015年度至2017年度金额不等的年终奖。

黄某主张某软件公司曾与其约定全年为16薪,绩效奖金即年终奖,保底为4个月工资,每季度考核一次,按照其职级,年终奖在年底一次性支付。某软件公司每年会在支付年终奖的时候给人事发送指导性文件,指导人事如何分配员工年终奖及评价员工工作情况。2017年其绩效考核结果为B级,某软件公司按照4.5个月工资9万元的标准支付其当年年终奖。2018年第四季度某软件公司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停止缴纳社会保险,并关闭其OA系统,导致其不能参加第四季度考核,且由系统强制确认了前三季度的考核结果,现要求某软件公司按照2017年的标准支付2018年年终奖。

某软件公司认可已按照税前9万元的标准支付黄某2017年年终奖,但主张黄某不应享受2018年年终奖。年终奖系根据年终考核结果发放,其公司每年制定考核实施方案,并于次年1月进行考核。其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向黄某送达了《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其上载明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终止,故自2019年1月1日起黄某在其公司系统内已属于离职人员,不在参加2018年绩效考核的范畴内,故不享受2018年年终奖。某软件公司就其主张提交了《2018非销年终奖金实施方案》,其上载明:“……适用岗位:年度绩效奖金适用于非销售岗位员工。发放资格:本年度11月30日(含)之前入职,且年终绩效考核时在职的员工具备当年的奖金资格……”。黄某不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称其在职期间没见过上述文件。某软件公司称双方于2018年12月31日终止劳动合同,黄某的相关权限已关闭,其公司无需向离职员工告知年终奖方案。

另查:(2019)京0108民初xx号一审判决书以及(2020)京01民终xx号二审判决书已确认,某软件公司在黄某处于医疗期内与其终止劳动合同,有违法律规定,并判决撤销该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向黄某送达的《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经法院释明,某软件公司仍表示黄某没有2018年度绩效考核结果,其公司不同意对黄某进行2018年度绩效考核。

再查:黄某以要求某软件公司支付年终奖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该委裁决:某软件公司支付黄某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年终奖90000元(税前)。某软件公司不服仲裁裁决结果,于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某软件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黄某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年终奖90000元(税前)。

案件评价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某软件公司以其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向黄某送达了《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双方劳动合同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终止,黄某不属于“年终绩效考核时在职的员工”、不具备享受2018年年终奖的资格为由,不同意支付黄某2018年年终奖。但,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19)京0108民初xx号民事判决书以及(2020)京01民终xx号民事判决书已撤销某软件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作出的《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判决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鉴于此,黄某具备享受2018年年终奖的资格,其未能参加2018年年终绩效考核系因某软件公司的原因所致。经法院释明,某软件公司仍明确表示不同意对黄某进行2018年年终绩效考核,根据举证分配原则应由某软件公司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法院对黄某要求某软件公司按照2017年的标准支付其2018年年终奖之请求予以支持。综上,法院认定某软件公司应支付黄某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年终奖90000元(税前)。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