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订立劳动合同,又停工了,双倍工资赔偿怎么算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判某餐饮公司与严某劳动争议案

  • 案例类型 :劳动合同集体合同,订立
  • 发布日期 :2021/3/3 11:07:14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严某自2019年7月1日起在某餐饮公司处工作,最后工作至2020年1月29日,后因疫情影响无上班。鉴于严某的工作属于某餐饮公司业务组成部分、严某提供的与冯某虹的微信记录反映出严某的工作接受某餐饮公司的安排、某餐饮公司每月发放工资的事实,证实某餐饮公司、严某已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要件,故确认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原、严某存在劳动关系。

基本案情

严某于2019年7月1日起在某餐饮公司处工作,工作内容是:为某餐饮公司收货及管理工作,严某无须考勤打卡,工作期间可免费签单吃饭。2019年7月1日至11月间某餐饮公司每月支付工资5000元给严某。严某在某餐饮公司处工作至2020年1月29日,因春节假期及疫情某餐饮公司停工,严某无上班。2020年3月15日某餐饮公司复工,但无通知严某上班。2020年3月20日,严某向某餐饮公司的股东冯某虹提出:复市了……不见您通知我上班;冯某虹回复:暂时不用那么多人,所以无通知你、迟些疫情走了再通知你……。

2020年4月21日,严某向广州市荔湾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一、确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自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被申请人支付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的工资10000元;3、被申请人支付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35000元;4、被申请人支付2020年3月15日至4月16日期间生活补助金3000元。2020年6月29日,广州市荔湾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某餐饮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某餐饮公司辩称:

1、根据某餐饮公司在仲裁阶段提供的《工资表》、《职工花名册》以及《打卡记录》显示,不管是工资单、职工花名册还是打卡记录均无严某的名字,且某餐饮公司亦没有与严某签订劳动合同、亦没有向严某发放劳动报酬、亦没有给严某购买社会保险,故可想而知严某并非系某餐饮公司公司的员工。

2、根据某餐饮公司在仲裁阶段提供的《结账单》以及《点菜单》显示,结账单实收金额均为0元(有些结账单显示有优惠或有些点菜单显示有赠送),且点菜单上亦均有严某的签名,根据一般社会经验逻辑可知“吃饭应该给钱、是否给予优惠或者赠送的决定权均系由老板决定”,而该结账单金额均显示为0元,而且亦只有老板才能决定是否优惠或者赠送,故上述证据完全可以从反面证明严某并非某餐饮公司的员工。

3、根据某餐饮公司在仲裁阶段提供的《安全生产培训教育》以及照片显示,该培训教育的主持人、授课老师均为严某,且根据照片显示,该次培训教育中所有的某餐饮公司的员工均穿着某餐饮公司的工装,唯独严某未穿着工装,而根据社会一般人的思维逻辑,在一家企业中特别系在一家餐饮服务的企业中,员工系必须穿着工装上岗,仅有老板不需要穿着工装上岗,故此,严某并非某餐饮公司的员工。

4、关于严某主张每月工资5000元的问题。某餐饮公司认为该5000元系某餐饮公司返还严某装修费用,根据与消防黄某泉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可知,“西关饭堂投入3万元装修款(含材料及人工),具体清单如下”,故某餐饮公司认为给严某的每月5000元系返还装修费用,并非给严某工资。

严某辩称:

1、冯某虹是某餐饮公司公司老板之一,某餐饮公司只提供了某餐饮公司公司当时工人数为11人,是伪虚报,培训教育所照的相片足以证明某餐饮公司不止11人。当时实际员工共19人,其中楼面8人,烧腊档2人,鱼池1人,厨房8人,其中图片有3名员工与本人一样也没有工作服。

2、结账单、点菜单不是实名登记录入的,美团系统只用数字为代码。本人代码为001,因本人在2020年4月10日追讨某餐饮公司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工资后,某餐饮公司为防止本人举证,便与美团系统技术相关人员诉说并解除本人对美团系统的使用权限。

3、严某于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29日在某餐饮公司工作,但某餐饮公司一直没有给本人购置岗位工作服。由于疫情期间,某餐饮公司暂停营业,2020年3月15日某餐饮公司公司正常开业,老板冯某虹通知不需要那么多人,所以至今严某还没有上班。

4、至于消防黄某泉和某餐饮公司之间的事情与本人无关。

5、严某入职于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份,期间无任何投资或投入一分钱以及无任何协议与合同,何来与某餐饮公司是合伙人或股东。

6、某餐饮公司一直以来均没有按照国家规定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以及购买相关的社保医保手续。

裁判结果

一、确认某餐饮公司与严某自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存在劳动关系。

二、某餐饮公司支付2019年12月、2020年1月的工资10000元给严某。

三、某餐饮公司支付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30000元给严某。

四、某餐饮公司支付2020年3月15日至2020年4月16日间的生活费1853.79元给严某。

五、驳回某餐饮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评价

关于劳动关系问题。

严某自2019年7月1日起在某餐饮公司处工作,最后工作至2020年1月29日,后因疫情影响无上班。鉴于严某的工作属于某餐饮公司业务组成部分、严某提供的与冯某虹的微信记录反映出严某的工作接受某餐饮公司的安排、某餐饮公司每月发放工资的事实,证实某餐饮公司、严某已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要件,故确认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原、严某存在劳动关系。某餐饮公司提出每月支付给严某的5000元实为返还黄贵权装修费用、严某是某餐饮公司方老板的主张缺乏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拖欠工资问题。

某餐饮公司提出每月支付严某的5000元实为返还黄贵权装修费用的主张,法院不予采纳。法院确认某餐饮公司每月按5000元的标准向严某发放工资。某餐饮公司无向严某支付2019年12月、2020年1月的工资,严某虽最后工作至2020年1月29日,但1月30、31日为春节延长假期,故某餐饮公司应按该标准向严某补发2019年12月、2020年1月的工资10000元。

关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严某于2019年7月1日与某餐饮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后无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某餐饮公司应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向严某支付入职后的一个月(即2019年8月1日)至某餐饮公司主张的2020年1月31日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30000元(5000元×6个月)。

关于生活费。

因受疫情的影响,某餐饮公司至2020年3月15日复工,但复工后一直无通知严某上班,2020年3月15日至4月16日已超过春节延长假结束后的一个工资支付周期,某餐饮公司应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的80%向严某发放生活费1853.79元(2100元×80%÷21.75×24)。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八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九条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