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延期复工,要与劳动者协商一致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刘某、餐饮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 案例类型 :其他,疫情用工影响
  • 发布日期 :2021/2/28 12:13:56
  • 数据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1、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2、因疫情影响延期复工,但未与劳动者协商一致,约定延期支付工资至合理期限,克扣、无故不发工资,违反法律规定。

基本案情

刘某于2018年10月18日入职某餐饮公司处,职务传菜员,每月工资3500元加计件工资,每日工作8小时。刘某于2020年6月3日诉至越秀区人民法院法院。刘某向原审法院提供了排班表、银行流水、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某餐饮公司A分店休市公告、上班时间表、员工福食、专用袋予以证明,但某餐饮公司对刘某上述主张及证据均不予确认,认为刘某与其未有任何劳动关系,上述银行流水中的周某、李某与某餐饮公司也未有任何关系。刘某未能提供排班表是某餐饮公司方作出,银行流水中的对方账号与户名周某、李某是某餐饮公司的发放工资行为,也未能提供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5月22日期间的账户交易明细,未提供2018年10月18日至今的入职申请表、劳动合同、工作证、上岗证、社保缴纳记录、公积金等证据辅助证明。刘某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中提及的谢某、邓某、卓某也未有证据证明属于某餐饮公司的职务行为。刘某提供的钉钉打卡记录显示的单位名称并非某餐饮公司。

在传菜部钉钉群聊截图中,群成员有刘某、邓某、卓某、谢某,钉钉考勤记录显示刘某2020年2月1日、3日、4日、5日上班,2月2日、6日休息,2月7日至29日休市,无排班,3至5月显示无排班。在“A分店地哩群”的微信聊天记录有关于疫情后复工及安排上班等内容,提及A分店2月7日开始暂停营业,4月10日开业,人员轮流上班。刘某在该群中询问何时可以上班、要求排班及提交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等。2020年5月19日,刘某向霞女发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截图,内容:公司因克扣、不发工资情况如下:2月份,2月7日公司停业,发工资433元;3月份无工资,4月份,4月10日公司重新开业,待岗没有发工资。5月份,待岗至18日,无工资。扣工衣费300元,年假3.5天未休。根据以上情况,公司克扣、无故不发工资至今,传菜员刘某被迫解除劳动合同。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刘某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刘某与某餐饮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原审法院故对刘某确认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因而对刘某主张某餐饮公司支付工资差额、待岗工资、法定节假日工资、扣工衣费、经济补偿金的请求亦不予支持。

刘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诉讼请求:1.某餐饮公司向刘某支付拖欠2月份工资差额3067元(3500元-433.18元取整)、3月至5月18日待岗工资9096.5元(其中3、4月工资每月3500元,5月工资2096.5元)、法定节假日工资816元、扣工衣费300元;2.某餐饮公司向刘某支付经济补偿金7600元。

刘某在二审中提供以下证据:1.《钉钉名片》、《钉钉群聊天记录》,《钉钉群聊天记录》截图与刘某手机上的原始载体一致。《钉钉名片》显示有邓某、卓某、谢某的对外名片。A分店钉钉群聊有卓某、邓某的聊天内容。上述证据证明刘某在某餐饮公司指定的工作群内,是某餐饮公司的员工。2.《现场视频》,证明刘某在某餐饮公司住所拍摄视频,证明谢某、邓某、卓某等人是该餐饮公司的员工,排班表与刘某所提供的照片相一致。3.A分店的员工专用水杯视频,证明刘某与某餐饮公司存在劳动关系。4.刘某的《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证明刘某于2018年10月18日入职某餐饮公司,某餐饮公司于2018年11月15日开始给刘某发放工资。5.刘某的《员工卡》,证明刘某是某餐饮公司的员工,与刘某二审提交的现场后厨视频中的员工卡一致。

关于卓某、邓某、谢某是否为某餐饮公司员工,某餐饮公司在诉讼中有不同陈述。在二审第一次庭审中,某餐饮公司确认谢某是某餐饮公司员工、楼面部长,卓某、邓某是某餐饮公司员工。在二审第二次庭审中,某餐饮公司不确认谢某是某餐饮公司员工,并称不知道谢某在何处上班,不清楚卓某、邓某是否为某餐饮公司A分店员工。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对刘某确认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因而对刘某主张某餐饮公司支付工资差额、待岗工资、法定节假日工资、扣工衣费、经济补偿金的请求亦不予支持。

二审判决:撤销原审法院民事判决;某餐饮有限公司应向刘某支付工资差额7536.84元及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7000元。


案件评价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刘某与某餐饮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二、某餐饮公司应否向刘某支付拖欠的工资及返还工衣费;三、某餐饮公司应否向刘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

一、关于劳动关系问题。

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一、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二、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其中,(一)、(三)、(四)项的有关凭证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本案中,刘某主张与某餐饮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1、刘某虽未能提供书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记录、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证据,但刘某为证明其是某餐饮公司的员工,在一、二审中提供了钉钉打卡记录、钉钉名片、钉钉群聊天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上述证据反映刘某与谢某、卓某、邓某有相同的钉钉群、微信群,谢某、卓某、邓某、刘某同在A分店传菜部的工作群;某餐饮公司也确认A分店是某餐饮公司经营的店铺,可见钉钉打卡记录与某餐饮公司经营的A分店有关。

2、某餐饮公司确认谢某、卓某、邓某是某餐饮公司员工,但某餐饮公司在二审第二次庭审中在未提供充分相反证据推翻其之前自认事实的情况下,又陈述不确认谢某为某餐饮公司员工,不清楚卓某、邓某是否为某餐饮公司A分店员工,违反禁止反言规则,法院对其在第二次庭审的上述陈述不予采信。

此外,刘某还提供了某餐饮公司《现场视频》、虾饺妹A分店的员工专用水杯视频等证据予以辅助佐证。综上,刘某提供的证据相互印证,已形成证据链。在此情况下,某餐饮公司否认刘某是其员工,否认与刘某存在劳动关系,应当提供证据反驳。但某餐饮公司未能举证予以反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某餐饮公司和刘某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刘某的工作内容是某餐饮公司业务的组成部分,刘某接受某餐饮公司的工作安排和管理,故刘某主张其是某餐饮公司的员工,与某餐饮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法院予以采纳。原审法院认定刘某与某餐饮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认定不当,法院予以纠正。

二、关于支付拖欠工资及返还工衣费问题。

1、关于刘某的考勤情况。

刘某主张其2020年2月1日上班半天,2月3日、4日、5日上班全天,2月其余时间及3月至5月18日无上班。为此提供了钉钉打卡记录予以证明。某餐饮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刘某的考勤记录负有举证责任,但某餐饮公司既不确认刘某提供的钉钉打卡记录等证据,又不提供刘某的考勤记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法院对刘某的主张予以采纳。

2.关于法定节假日加班问题。

刘某主张其2020年2月1日上班半天,2月3日、4日、5日全天上班,某餐饮公司应向其支付上述3.5天的法定节假日工资816元。由于新冠疫情原因,2020年春节法定假期延长至2020年2月2日,因此,刘某2月1日上班(半天)属法定节假日上班,2月3日、4日、5日并非属春节法定假期,刘某在2月3日、4日、5日属正常工作日上班。故此,对于刘某主张其2020年2月1日上班半天应付法定节假日工资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对于刘某主张其2月3日、4日、5日上班三天应付法定节假日工资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另,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十条第(三)项规定: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劳动者本人日或者小时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对于刘某2020年2月1日上班半天的法定节假日工资,法院在刘某关于餐饮公司支付2020年2月至5月18日拖欠工资的请求中一并处理。

3.2020年2月至5月的工资问题。

(1)某餐饮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负有举证责任,但某餐饮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刘某的月工资标准,法院采纳刘某的主张,认定刘某月工资为3500元。

(2)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非因劳动者原因造成用人单位停工、停产,未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最长三十日)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正常工作时间支付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可以根据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按照双方新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用人单位没有安排劳动者工作的,应当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支付劳动者生活费,生活费发放至企业复工、复产或者解除劳动关系。”

按照《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时间的通知》要求,除特殊情形外,本行政区域内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因此,2月3日至9日未复工期间,用人单位应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按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标准支付工资。用人单位因受疫情影响导致停工停产未超过一个月工资支付周期(最长三十日)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正常工作时间支付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用人单位没有安排劳动者工作的,应当按照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支付劳动者生活费,生活费发放至用人单位复工、复产或解除劳动关系。

本案中,根据刘某提供的钉钉群、微信群聊天记录显示,由于疫情影响,刘某工作的某餐饮公司A分店于2020年2月7日开始停业,4月10日复工,某餐饮公司在5月18日前未安排刘某上班。因此,某餐饮公司应向刘某支付2020年2月至5月18日的工资或生活费。其中自2月7日停业之日至3月6日期间的三十日,应按正常工作时间工资标准3500元向刘某支付工资,自3月7日至5月18日期间,每月应按广州地区最低工资标准(2100元/月)的80%向刘某支付生活费。刘某自认某餐饮公司已支付2月份工资433.18元,因此,某餐饮公司应支付刘某2020年2月至5月18日的工资或生活费为:7536.84元【[3500元÷(21.75天+4×200%)×0.5天×300%+3500元÷(21.75+4×200%)×5天-433.18元]+[3500元÷(21.75天+4×200%)×21天+3500元÷(21.75天+4×200%)×4天×200%]+2100元×0.8÷31天×21天+2100元×0.8+2100元×0.8÷31天×18天】。

4、返还工衣费问题。

刘某主张某餐饮公司在工资中扣除工衣费300元,但未能举证证明,刘某要求某餐饮公司返还工衣费300元,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四)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情形。用人单位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者劳动的,或者用人单位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劳动者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单位。”

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本条所称月工资是指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

本案中,某餐饮公司存在未及时足额支付刘某2020年2月至5月18日工资的情况,某餐饮公司虽因疫情影响延期复工,但未与劳动者或者通过工会、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协商等民主程序协商一致,约定延期支付工资至合理期限,因此,刘某以某餐饮公司克扣、无故不发工资为由,向某餐饮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要求某餐饮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不当,法院予以纠正。

某餐饮公司虽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不予确认,但未能提供足以反驳的证据,法院对其主张不予采纳。

四、关于刘某在该餐饮公司的工作年限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本案中,法院认定刘某与某餐饮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在此情况下,某餐饮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工作年限负有举证义务。刘某主张其与某餐饮公司在2018年10月18日至2020年5月18日存在劳动关系,提供了《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等予以辅助证明,餐饮公司虽不确认,但未能提供职工名册、员工登记表、劳动合同、工资台账等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的资料反驳刘某的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院采纳刘某的主张,认定双方在2018年10月18日至2020年5月18日存在劳动关系。因此,某餐饮公司应向刘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7000元(3500元/月×2个月)。刘某请求某餐饮公司支付的工资金额及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计算有误,以法院认定的金额为准。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四十六条、四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

《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

标签 :
免责声明: 本站案例是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同时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短信登录
未注册账号?立即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未注册账号嘛?立即注册
用户注册
请按住滑块,拖动到最右边
获取验证码
已阅读并同意劳动法宝网免责声明
返回登录